相关文章

杭州中央空调清洗公司:惠普失信环保“蚂蚁”再次撼“大象”

关键字:绍兴中央空调清洗公司丨宁波中央空调清洗公司丨舟山中央空调清洗公司丨杭州中央空调清洗公司丨温州中央空调清洗公司丨衢州中央空调清洗公司丨丽水中央空调清洗公司丨金华中央空调清洗公司丨中央空调清洗公司

最近,绿色和平组织再次将目光投向了个人电脑公司的业界巨头惠普公司。它与惠普的“恩怨纠葛”由来已久,而这次上演的剧目是绿色和平组织与惠普的第四次交锋,争论的焦点仍是溴化阻燃剂和聚氯乙烯等有毒物质的使用问题。

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最喜欢啃那些难啃的“硬骨头”。被绿色和平组织拿来“开刀”的都是极具影响力的行业巨头,业内人士喜欢将这样的博弈成为 “蚁象之争”,而绿色和平组织则将自己的行动定位为“非暴力直接行动”。在他们看来,选择这些在行业里比较有影响力的企业“开刀”有助于产生更有效的作用,就像绿色和平中国分部负责人卢思骋曾经在接受采访时说的,“这就好像推多米诺骨牌,我们要做的就是如何找到一个行业中最脆弱的一环,施一点力,就能推动整个行业的改变。”

而近日,惠普公司又一次成为绿色和平组织“非暴力不行动”的对象。

第四次交锋

最近,绿色和平组织再次将目光投向了个人电脑公司的业界巨头惠普公司。作为一家没有背景权势的NGO组织,它与惠普的“恩怨纠葛”由来已久,而这次上演的剧目是绿色和平组织与惠普的第四次交锋,争论的焦点仍是溴化阻燃剂和聚氯乙烯等有毒物质的使用问题。

6月25日,国际环保组织国内外的几十家媒体来到了惠普中国的大厦门前,他们要在此进行集会,抗议惠普在电脑中使用有毒材料。绿色和平组织3名身着防化服的志愿者在惠普中国总部楼前,他们头戴面具,扮作该公司首席执行官马克·赫德(MarkHurd),将3台写着“惠普:毒”(HP:HarmfulProducts)的旧笔记本交还惠普。抗议活动持续将近50分钟左右后,惠普相关人士对此活动进行了回应。

而引发绿色和平组织此次 “直接行动”的是惠普公司修改自己环保承诺的行为。惠普曾在2007年向全球消费者做出承诺:将在2009年年底之前逐步淘汰其电脑产品 (不包括其服务器和打印机线)中诸如溴化阻燃剂 (BFRs)和聚氯乙烯(PVC)的有毒物质。然而,在今年年初,惠普却在其网站上把履行承诺的时间悄然从2009年改到了2011年。这引起绿色和平组织的强烈抗议,于是出现了上述谴责惠普出尔反尔不遵守其环保承诺的一幕,并要求其立即停止向消费者提供含有有毒物质的产品。

“惠普失信于对消费者作出的承诺,至今还在不负责任地生产含有有毒物质的产品。惠普让全球的消费者感到失望。”绿色和平污染防治项目经理崔喜晶告诉记者,“世界不需要惠普的这些有毒产品,我们要求他们将其收回。”

而针对绿色和平组织的责难,惠普公司似乎也有自己的苦衷。在绿色和平组织咄咄逼人的抗议下,惠普公司向多家媒体发表了声明称,“在过去的10年中,惠普已经主动从我们的产品中消除了大部分BFRs的使用。迄今为止,一些可行的用于印刷电路板的没有BFRs的替代材料已经诞生了。我们正在评估这些材料,一旦这些材料能够大规模供应,我们将全面使用这些替代材料。我们正在与我们的供应商紧密合作,确定那些材料能够广泛供应,符合我们的设计标准,并且适合大规模制造。同时我们将继续在我们的产品中以最快的速度减少BFR/PVC的使用,直至这些材料全部消除。”

然而另一方面惠普方面又指出,一些BFR和PVC的替代品因为在计算产品中缺少性能,已经证明很难付诸应用,举例来说,在电源线中使用的材料,仍然处于研发过程中,它必须达到严格的安全要求和制造需求;与此同时,由于可接受的替代品仍然数量不足,2009年惠普推出的新产品,无法保证100%不含BFR/PVC。惠普在今年将推出几款比前几代产品使用更少BFR/PVC的新产品。

但是对于惠普的这一表态,绿色和平组织似乎并不买账,崔喜晶告诉记者,惠普的这一说法只是一种借口,因为减少或替代产品中的BFR/PVC并不存在技术上的障碍,已经有其他的公司在推出不含有毒物质、对环境和人体友好的产品,如苹果从2008年之后生产的所有产品中就不含有BFR/PVC,而诺基亚、索尼爱立信等企业也相继做到了这一点。“所以电子产业完全可以从技术和供应链上找到取代物来替换这些有毒物质。”崔喜晶说,“现在惠普需要的不是一则空洞的声明,而是实际的行动。”

就在北京的绿色和平组织采取了这一抗议行动之后一周,在荷兰,绿色和平组织也向惠普的员工提供了另一份特殊的 “问候”———绿色和平组织的志愿者们站在惠普公司门口,向惠普员工用图片展示其废弃产品在非洲和亚洲造成的污染。

也正因为惠普环保承诺上的失信,在7月1日绿色和平公布的第十二期绿色电子产品排行榜上,惠普继续维持低分排名。

“非暴力直接行动”

惠普与绿色和平组织纠葛渊源颇深,两者交战缘起于2003年。

2003年,绿色和平组织委托荷兰著名检测机构TNO对惠普电脑产品进行检测时发现,其型号为 Paviliona250nl的电脑内中含有溴化阻燃剂(主要是四溴双酚A)的比例比其他几个品牌中所含比例高很多,四溴双酚A(TBBA)含量达到该产品塑料组件重量的20%。崔喜晶介绍,经过调查研究之后,绿色和平组织展开了艰苦的游说行动。这一行动不仅针对惠普一家公司,从2004年开始,绿色和平组织接触了市场份额居前列的电子领域跨国企业,呼吁它们尽快停止在产品中使用有毒物质。

“在整个项目过程中,绿色和平组织与惠普公司谈判了很多次都没有取得进展,谈判失败后,绿色和平才对PC销量世界第二而检测中四溴双酚A含量最高的惠普公司采取了‘非暴力直接行动’。”崔喜晶告诉记者。

可以说,绿色和平组织在中国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非暴力直接行动”针对的就是惠普。绿色和平组织针对惠普的直接行动开始于2004年6月和11月,惠普欧洲总部举行了两次抗议活动。

2005年起,绿色和平组织在一些区域针对惠普公司的抗议活动升级为全球行动。中国和墨西哥作为惠普的两大主要生产地,加入到行动地区中来。2005年的6月、11月和12月,行动者们曾连续来到惠普中国总部,催促他们尽快“戒毒”。这就是惠普与绿色和平组织的前三次交锋。

据绿色和平组织相关负责人介绍,绿色和平组织对惠普电脑一共进行了两次检测,第一次是2003年,第二次则在2006年。在2006年的检测中,绿色和平组织委托丹麦检测机构Eurofins对惠普型号为 Paviliondv4000Series(dv4357EA)的电脑进行检测,结果发现除了含有少量十溴二苯醚(decaBDE)外,仍含四溴双酚A。经过长期谈判,惠普终于在2007年向公众公开承诺,于2009年年底之前逐步淘汰其电脑产品(不包括其服务器和打印机线)中诸如溴化阻燃剂(BFRs)和聚氯乙烯(PVC)等有毒物质。

而惠普悄然对承诺进行的修改无疑成为了绿色和平组织第四次直接行动的导火索。而绿色和平组织对于惠普不信守承诺的行为也颇为指责。崔喜晶说:“在没有公众、没有NGO组织的监督下,企业很容易放弃自己的承诺。所以在与企业交涉中,绿色和平组织都坚持企业必须给公众进行公开的承诺,这样公众可以和绿色和平组织一起监督承诺的履行情况。企业对消费者做出承诺,就应该言而有信。”

除了惠普,绿色和平组织也在不断关注其他电子产品生产商,一直要求他们在产品中停止使用溴化阻燃剂等有毒物质。在绿色和平组织密集的关注和压力下,LG、摩托罗拉、诺基亚、三星、索尼与索尼爱立信等电子企业已经先后作出承诺并公布实施的时间表。绿色和平组织表示,对于尚未在无毒化方面作出承诺的电子企业,绿色和平将加大工作力度,促使他们承担应有的企业责任。

溴化阻燃剂之争

在这场旷日持久的博弈中,关于溴化阻燃剂的使用问题成为了各方争论的一个焦点问题,争论各方对溴系阻燃剂在燃烧时产生的有毒物质数量和性质仍有争议。

溴化阻燃剂并不是一种物质,而是一种一群含溴的有机化合物的通称,被广泛的应用于各种电子产品外壳、缆线和电路板中。在大多数电子产品中,以四溴双酚A使用最多。在对惠普的两次检测中发现的四溴双酚A和十溴二苯醚 (decaBDE)它们的性质到底对人体健康和环境有多大影响成为问题关键。

在2005年惠普曾针对绿色和平组织指责惠普部分电脑使用有毒物质溴化阻燃剂一事进行回应,惠普称,1995年,世界卫生组织就溴化阻燃剂四溴双酚 A(TBBPA或TBBA)对环境和人体健康的影响进行了一次全面、科学的评估。报告显示,TBBPA很难形成生物聚合物—“在环境生物样本中通常没有发现化合物。”它对普通人群危害可以忽略不计。此外,欧盟正在对四溴双酚A(TBBPA)对环境和健康的影响进行一项科学的评估。

而令人疑惑的是,绿色和平组织的说法是“溴化阻燃剂是被世界卫生组织认为应该立即在消费品中停止使用的一种有毒化学物质。”同一组织对同一件事的说法竟大相径庭。而在绿色和平组织提供的与惠普公司交锋的时间表上却赫然显示着:“2004年3月24日,惠普公司给绿色和平组织写信,承认TBBA(四溴双酚A)有毒,表示正在寻找替代物质;2004年5月24日,惠普公司再次表示将会“回顾”TBBA(四溴双酚A)的使用情况,但仍然拒绝对停用这种物质给出承诺与具体的时间表。”

溴科学与环境论坛(BSEF)也对绿色和平组织抵制溴化阻燃剂提出质疑,BSEF董事长MichaelSpiegelstein指出,绿色和平组织如果强制主要电子制造商及其客户停用具有最佳科学记录的阻燃剂,而被迫使用那些测试记录较少的罕见的其它化学品,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因此,BSEF敦促电子制造商肩负应有的环境责任,优先使用具有良好口碑并经过全面测试的溴化物。

而清华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系张天柱教授则认为,寻找替代品代替溴化阻燃剂的过程也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虽然不排除企业故意拖延的可能性,但是作为企业来说,是要生产出产品,而产品生产出来后就要首先保证质量和正常使用。在寻找替代品的过程中,使用什么样的替代品,在什么地方使用,使用替代品之后对于产品性能或者阻燃性能是否产生影响……这一系列的问题都需要纳入考虑范围,所以说寻找溴化阻燃剂的替代品并不是一句话那么简单,企业要在生产工艺、程序管理等等各方面进行考虑,做出相应的调整和改变 。”张天柱告诉记者。

同样,全国阻燃学会会长周政懋也指出,由于溴系阻燃剂在阻燃领域的历史地位,而且在很多应用领域,还很难找到合适的代用品,所以目前的情况是讨厌它,却又离不开它,溴系阻燃剂在很多国家仍然是无可替代的选择。但寻找溴系阻燃剂(特别是十溴二苯醚)的代用品,以逐步实现阻燃剂的无卤化和生态化,将是明显的发展趋势之一。

虽然争议存在,但有机溴化阻燃剂对人类健康的影响仍然是无法否认的,针对这种情况,国际社会近年还是纷纷通过了相关法案,限制溴化阻燃剂的使用。例如,在2008年4月1日,欧洲共同体法院取消了RoHS对十溴二苯醚的豁免,从2008年7月1日起,产品中十溴二苯醚和1~9溴二苯醚的加和不得超过1000ppm。而在此之前的1月17日,挪威政府对外宣布其关于禁止使用十溴二苯醚单方面禁令将于4月1日起生效,该禁令涵盖了十溴二苯醚除运输传送作用以外的所有应用领域。

欧盟针对四溴双酚A对人类健康影响的风险评估于2005年3月完成,虽然评估没有发现四溴双酚A对人体健康的风险,但是如果含有四溴双酚A的沉积物混入农业土壤会造成环境风险,欧盟分类与标识指令 (EUClassification&LabelingDirective)将四溴双酚A归为R50/53物质,表明其对水生物有较大毒性。而这也是绿色和平组织担心的问题,它们对于四溴双酚A的抵制很大程度上源于其对于土壤和水源可能存在的污染。

“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尤其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崔喜晶告诉记者,“发达国家的电子产品都有很好的回收政策,回收工作也比较规范细致,但在发展中国家就很难做到,废旧电子产品在拆解过程中会有大量有毒物质污染周边土壤和水道。而且很多发达国家的废旧电子产品不用了后,会送到发展中国家来拆解,这无疑又加重了问题的严重性。”这使绿色和平组织更坚定认为,除了有关部门须要加强执行环保法律,电子企业也应对此负责,尽快落实产品无毒化。